消委會調查指 有印傭視像面試時出蠱惑 透過即時傳譯扮識廣東話 中介公司拒退款

港聞    發佈於:2019-05-15

本港家庭對於外傭需求越來越大,絕大部分消費者都會透過外傭中介公司聘請外傭,但中介公司提供的服務良莠不齊,消委會每年接獲平均200宗有關外傭中介公司的投訴,除聘請時間冗長或到職日期一拖再拖外,有印傭在視像面試時竟暗中借助即時傳譯系統,假扮懂得廣東話瞞騙僱主,來港後貨不對辦,僱主向消委會投訴,有關中介公司仍拒絕退款,僱主最後終止與該名印傭的合約。 

消委會指出,投訴個案形式各有不同,其中投訴人譚先生向B公司申請服務時,特意挑選在履歷表上註有照顧嬰兒經驗、懂烹飪及操良好廣東話的印傭。其後透過視像會議面試時該印傭能以廣東話簡單對答,略懂英文單字,譚先生認為合適,以10,980元落實聘用,到職後卻發現判若兩人,對方無法聽懂基本的工作指令如「洗衫」、「煮飯」、「清潔」,根本無法對話,雙方只能以繙譯程式溝通。後來譚先生揭發該印傭在視像會議面試時,鏡頭背後的顯示器有即時傳譯功能,亦附以廣東話注音繙譯答案,故面試時能順利對答。

 

當譚先生向B公司投訴時,對方推諉該視像會議由印尼的合作夥伴安排,香港一方毫不知情。譚先生隨後向消委會投訴,要求告誡B公司及退款,惟經消委會調停後,該公司仍拒絕退款,只願意提供7折優惠更換外傭。譚先生最後終止與該印傭的合約,亦沒有接受B公司的方案。消委員只能建議投訴人考慮入稟小額錢債審裁處追討。

 

現時有外傭中介公司以「百份百退款」作招徠,但僱主要小心留意相關條款。投訴人張太因看到A公司的「百份百退款」廣告,支付11,456元申請費與菲傭簽約後,不久後卻收到A公司通知,指該菲傭因未能提供培訓證明而遭菲律賓海關拒絕出境。隨後A公司表示會免費替投訴人另覓人選,但因第2名女傭決定與現任僱主續約,再次未能成功聘用。事件擾攘近4個月,張太仍然未能聘請外傭,當她要求A公司退款時,卻遭到職員多番推搪,並發現「百分百退款」條款有諸多附加限制。

 

張太向消委會求助後,A公司書面回覆表示「百份百退款」只適用未能成功取得香港入境處批出簽證的個案,該兩次失敗個案不屬上述範圍,拒絕退款,只願意額外提供多1次免費聘用服務。張太拒絕接受方案,並考慮入稟小額錢債審裁處追討款項。

 

另一個案,李小姐透過C公司聘請的外傭因工作欠佳,遂決定更換,透過C公司聘請另一名外傭,本決定待新外傭上班後才辭退現任外傭,惟後來收到通知新外傭因懷孕而未能來港,要求C公司退款,但對方表示只能退回一半費用,亦建議為其免費另聘一名外傭,但又在簽約1個月後指該名外傭遺失印尼身份證,補領需時關係,再與李小姐簽下第3份合約,並確定到職日期。

 

但最終李小姐辭退現任外傭後,新的外傭沒有在到職日出現,C公司表示因印尼培訓中心及領事館的緣故,需延遲到港日期,造成李小姐一家十分不便。最終經消委會介入後,C公司終回覆外傭已到港上班。

 

消委會建議消費者應光顧持有有效牌照的外傭中介公司,簽訂合約前必須詳閱條款及細則,主動詢問退款或更換外傭的條款,以了解自身權益。消費者可在聘用前再三確認合約有否訂立保障期、退款或更換外傭的可能性,當中涉及的費用如何。若消費者發現聘用的外傭表現與履歷表有明顯差別,中介公司或因失實陳述而觸犯《商品說明條例》,可向香港海關投訴。

 

消委會總幹事黃鳳嫺表示,外傭中介服務的投訴是存在已久的問題,現時勞工處已有相關指南要求外傭中介公司跟隨,「但實際情況同要求有落差,業界要有返個操守,而勞工處都有必要揸緊返嚟做」。黃指這種落差會引起消費者不滿。研究及試驗小組主席譚鳳儀建議消費者簽訂合約時,應留意清楚條款細則,「如果透過視像會議面試,要睇清楚,可以留意下外傭嘅眼光望去邊嚟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