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議員表明會重推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制裁打壓香港自由的中國及香港官員

 2019-05-15     國際

《逃犯條例》修訂激起國際社會反彈,多個國家相繼發聲,甚至揚言將取消與香港的移交逃犯協議。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今晚舉行聽證會,委員會前任聯席主席、現任委員Chris Smith在會上表明重推「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懲罰打壓香港自由的中國和香港官員。出席聽證會的李柱銘警告,俗稱「送中惡法」的逃犯移交修訂一旦通過,全球在港的外國人將成為北京的潛在人質,中共在香港的「綁架」行為將會合法化,香港再非「安全港」。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於香港時間今晚10時召開聽證會,Chris Smith發言指,近日香港政府提出逃犯條例的修訂,激發數以萬計的市民上街反對修訂,他特別指出送中惡法的可怕之處:「中國政府經常以刑事司法系統,來壓制政治異見者。」他因此與其他國會議員,決定重推《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他表示,法案是要針對打壓香港基本自由的中國中國或香港官員,向他們採取「懲罰性措施」,尤其在「銅鑼灣書店」事件中幾名需要負責的官員。他又提醒,美國和國際社會在未來數周和數月內,一定要警惕中國政府企圖削弱香港高度自治的企圖,又指美中關係有眾多範疇,但香港的前途問題不能被忽略。他認為,北京不斷攻擊香港的民主、人權,對香港作為經濟、國際貿易和投資樞紐,構成威脅:「自由世界不能容許香港走上北京的極權和一黨專政之路。」

 

出席聽證會的前基本法草委、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在聽證會以「香港再無安全港」為題發言,指出香港如英國、加拿大、美國一樣,多年來沒有與中國達成引渡協議,是因為中國的司法系統不符國際水平,而香港一直是中共混亂中的安全港,但恐怕修例後再非如此:「北京視引渡為政治工具,不是法律問題⋯⋯中國富豪肖建華、銅鑼灣書店5人失蹤,這些人被擄走,是因為香港與中國沒有引渡協議。」

 

李柱銘呼籲,若美國和其他世界各地的政府,不及時迫使北京和香港政府撤回修例,港府將在7月強行通過修例,「移交逃犯的修訂將會把綁架合法化,更會摧殘香港這個自由城市。」他指,美國在這個修訂下利益攸關,因為有8.5萬名美國人於香港生活和工作,也有1,300間美國公司在港營運,北京可用「莫須有」的罪名引渡美國人回中國,從而套取公司生意的機密、軟件和知識產權等資料。他提醒,美國雖然與中國沒有引渡協議,但如今香港即將與中國建立引渡機制:「這意味着在香港居住的美國人或者訪港的美國人,可以在中國被囚禁。」他又指,移交逃犯的條例修訂一旦通過,在港的美國與其他外國人,將會成為北京政治議程下的潛在人質。

 

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亦在聽證會上呼籲美國要為香港發聲,指出美國利益如何在今次修訂中受損,建議美國日後在與北京的會面商談過程中,應表明若中方違反對港人的承諾,便要承擔經濟後果。他希望美國國會議員能把人權問題,成為美國對港政策問題的核心,他亦期望今次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能獲得更多支持。

 

做了記者35年的前記協主席麥燕庭在聽證會上指,移交逃犯的修訂將威脅傳媒,令媒體「收聲」,令記者、編輯更容易受到北京壓力所影響,破壞香港作為全球資訊樞紐的地位。麥指,報道中國敏感新聞的香港記者,日後不能再視香港為安全港,因為修例後,中國政府可以引渡該名記者回中國:「這自然令到報道中國的新聞的質量下降,更會令到出色的新聞工作者離開,到一個不會被中國引渡的地方。」她呼籲美國和其他國家促請港府撤回修例。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最早是由民主共和兩黨議員,於2014年佔中運動後期提出,要求更新美國在1992年訂立的《香港政策法》,以監察香港的人權和政制發展;法案規定,對香港書商和記者進行監控、綁架、拘留和逼供,以及壓制香港基本自由權利的人士,包括官員,都應受到美國政府制裁,包括凍結在美資產和拒絕入境,而因為參與爭取普選的非暴力示威而遭到逮捕或拘禁,美國政府不得因此對他們拒發簽證,以維護他們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