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韻詩應《華盛頓郵報》之邀撰文 向世界講解香港人為何要堅持反送中惡法

 2019-06-08     港聞

美國主要報章《華盛頓郵報》當地時間週五(6月7日)刊出香港歌手何韻詩題為 " Hong Kong' s extradition law threatens our democratic spirit. But it' s also awakening it. " (「香港的逃犯條例威脅我們的民主精神,但也正在喚醒它」)的文章。何韻詩在文章中指出,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在香港引起所未有的恐懼,儘管受到活躍人士和法律專業人士的持續反對,但香港政府仍然匆忙地推動通過法例。

何韻詩在社交媒體分享這篇文章時指,是應邀撰文,「但願我地香港人嘅狀況同訴求,可以有更多人知道,只因這個不只是香港嘅問題,呢條惡法嘅影響其實係全球性的」,又寫道「Hongkongers will not let our city go down without a fight」(香港人不會讓我們的城市不戰而降)。

 

何韻詩在《華盛頓郵報》文章中指出,作為公開批評香港和中國政府的公眾人物,她對政府的修例深感不安。修例對香港這個中國唯一的安全港的聲譽、法治、安全感,以至自由和創作空間,將有難以想像的損害,問題遠遠超出了政治。

 

何韻詩寫道,藝人和活躍人士在香港仍然可以毫無畏懼地生活,這使香港與中國大陸的任何城市區別開來。但新的引渡法將把大陸的迫害和鎮壓制度植入香港,像徵著香港與世界完全隔絕。

 

她在文章中又提到,香港獨特的東西方文化融合,長久以來與全球合作、受其影響。另一方面,中國一直是一個孤立的國家,嚴格控制政治和藝術表達形式。引渡法例的修訂正在試圖將香港變成另一個可控制的中國城市,香港的多樣性和自由可能會成為歷史。

 

何韻詩指出,在過去五年,香港居民在抵抗自由受到侵蝕方面,遇到了很大的困難。民主派議員被不公平地取消了資格,書商被綁架,活躍人士因抗議而被判刑。

 

但何韻詩觀察到,人們為抵抗今次逃犯條例修訂的努力,也激發了香港人捲土重來,來自不同背景的公民 — 律師,學生,家庭主婦 — 正在動員起來反對修例。曾經失望和沮喪的年輕人再次積極參與。雨傘運動後感到憤怒和沮喪、質疑和平集會是「無用的」和「浪費時間」的本土派,也把分歧放在一邊,加入動員。這是過去五年來從未見過的事情,「我必須承認,我感到情緒激動,甚至覺得有點希望」。

 

何韻詩最後寫道:

Historically, change has been possible only with persistence from the people, and although Hong Kong is not a city known for its patience, this might just not be a lost cause. Hongkongers, who are quick learners and adapters, are emerging from the ruins of the Umbrella Movement. We are finally starting to gain a more realistic perspective of the long battle ahead.

 

And we shall not allow our city to go down without a fight.

 

(從歷史上看,改變只有在人民的堅持下才有可能,雖然香港不是一個以耐心著稱的城市,但這可能不是一個失敗的原因。能迅速學習者和適應的香港人,正在從雨傘運動的廢墟中。我們終於開始對未來的長期鬥爭有一個更現實的看法。我們不會容許我們的城市不戰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