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北辰公開呼籲政府暫緩送中惡法 被問到投票立場則表示:交俾神決定

港聞    發佈於:2019-06-14

繼6月9日103萬人上街反送中及連日佔領金鐘示威後,建制派對修例意見紛紛開始有所軟化。田北辰表示,過去7日香港發生3件大事,第一是週日有近百萬人遊行;二是立法會無法開會,「一班議員好似逃避咁,返唔到嚟開會,幾時開會唔知」,他質疑如此下去,極可能全世界目睹香港在重重警察包圍下才能審議及通過一條法案,「我唔知香港有幾多人想見到咁嘅畫面,俾全世界恥笑!」第三是整件事的逼切性已消失,因為台灣已正式表明通過修例也不會要求移交疑犯。

他指不想見到香港成為逃犯天堂,但細節如港人港審等,一時三刻不可能解決得到,他又相信週日遊行人士不知道修例後會如何影響他們在香港的行為。據他了解修例是港府主導、中央配合,自己沒有與其他建制派傾過,但指其家庭已面對巨大壓力,親友中也有年輕人反問他既然台灣當局都說不會要人,為何還要硬撐,田坦言「我唔識點答」。他又擔心,事到如今如果繼續推動修例,「出年立法會選舉我真係冇眼睇。如果不幸地,建制派半數冇咗嘅,政府如何管治呀?唔好話管治威信,我完全諗唔通。」他指今次爭議不比23條立法少,長遠而言堵塞香港成為逃犯天堂的漏洞、為23條立法「係要做嘅」,現在公開呼籲政府暫緩逃犯修例,充分諮詢、按法案委員會等程序立法。

 

對於週三警民大衝突,他指不在場故難以判斷,自己聽到雙方互相批評,但他認為修例2月前「聽都未聽過」,4月首讀、6月上大會審議,社會反對聲音下,警方在回歸以來首次將布袋彈射向香港人身上,「係香港人,我哋自己人,05年(對付韓農)試過,但今次係香港人,為一件好似越嚟越站不住腳嘅事。」被問到投票立場,他指局勢日日不同,自己是基督徒,相信神蹟,「呢件事我交俾神決定。我要做嘅嘢做咗嘞」。

 

田續指,2012年試過轉軚,當中是按客觀條件,有原則有信念有勇氣地打倒昨日的自己,「台灣講明唔要人,咁你仲撐落去做咩呢?」他又絕對相信,林鄭暫緩修例可以重拾管治威信,「Nothing is ever too late(永遠不會太遲)」。被問建制何時重新開會,他指說甚麼話都令他惹上麻煩(get me into trouble),不會再說,他相信有關方面已經在作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