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七百人參與民陣發起的「追究警察濫權」集會 市民斥監警會是無牙老虎

 2019-06-23     港聞

週五(21日)有大批示威者響應號召包圍警察總部,惟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未有露面。民間人權陣線今(23日)晚上在立法會示威區舉行追究警察濫權集會,約700人參與。大會除播放612當日警察暴力對待示威者的短片,曾被警員毆打和法律界人士亦到場支持。不少市民在立法會「煲底」席地而坐,露天廣場亦坐滿參與集會的市民。

雨傘運動期間被警司朱經緯揮棍襲擊、近年鮮有公開露面的鄭仲桓也到場分享。他憶述被襲後覺得「好嬲」,即時重返現場也找到襲擊他的白衫警員,但隨後透過傳媒找到事發時的片後,即透過朋友找到義務律師團隊提告。

 

鄭仲桓指,在灣仔報案室落口供後,警方初時稱只交至投訴警察課。但他律師提出,應作刑事案件處理。惟事件拖拉幾個月後,還是先交予投訴警察課,而投訴警察課和監警會亦拖拉多次,最終在社會壓力下才作刑事處理。

 

鄭仲桓坦言,案件處理期間,警方很少與他跟進情況,多是經傳媒查詢才得知進展。投訴警察課只是「自己人查自己人」,監警會亦是「無牙老虎」,且委員由特首委任。作為過來人,他認為政府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612處理手法。他亦提醒市民有需要時,應盡量留下現場短片作證據,找律師協助。

 

七警案當事人曾健超則強調,市民若遭警員暴力對待,「不要投訴警察,而是要刑事調查」。他解釋,一旦個案交由投訴警察課處理,事主投訴的內容,會讓被投訴的警員得悉。他提醒,事主要堅持取得屬警署的報案編號,而非投訴警察課的編號,有需要時亦可向值日官備案。事主亦不需要提供不必要的資料,以免反被追究。

 

民權觀察觀察員Charles指,民權觀察除在早前集會現場觀察外,兩個多星期以來亦收集了不少短片和相片。他認為,現時警方在使用過度武力上,已不是個別警員問題,而是由上到下,由指令和前線,都出現漠視人權的情況。他呼籲市民可向民權觀察提供被警員暴力或不恰當對待,除幫助他們製作報告,將警員執法過程向國際社會公開,同時亦要爭取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處理。

 

曾任監警會委員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稱,相信獨立調查委員會和監警會工作可雙軌並行。她說,如在衝突中疑被警方不合理對待的市民,需親自到投訴警察課作出投訴,並應帶同相關未經剪接的片段及照片,增加成功機會。她指,被警員毆打屬嚴重投訴,「無可能用調解方式解決」,相信612事件會由監警會中嚴重個案委會會處理,又斥速龍小隊無編號是不可接受,但即使不清楚涉事警員身分,苦主也可投訴,呼籲民陣協助收集現場片段等證據。

 

「長毛」梁國雄指,港英政府在過往3次暴動,都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找出暴動成因。他強調今次警民衝突後,政府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除了調查警察使用暴力,亦要查出林鄭月娥如何「禍港」。

 

大律師石書銘說,法律賦予警員權力執法,若被警員截查身份證,市民需要配合,並按警方要求提供姓名和地址,以免成為被拘捕的理由。若在參與公眾活動時被捕,不應告訴警員手機密碼。若警員稱需緊急檢查手機資料,則先要求律師在場,「好多時就係蝦啲無律師、對自己權利唔清楚、大你兩句就驚嘅人。」他提醒,無論是被警員搜身或拘捕,最好拍片記錄過程,保障自己,「拍片記得一take過,由頭到尾,唔好cut機。」

民陣副召集人陳皓恆手執聲稱「警察受傷,示威者是暴徒」的單張,指相信保皇黨已發動機器,抹黑群眾運動。他鼓勵市民落區,向所有人說出真相。他又承認民陣有不足之處,行動決策或會較保留,但「民意戰不能輸」,呼籲市民參與週三晚(26日)、G20前的民陣集會,並在7.1再次上街。陳會見傳媒時補充,已就週三集會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雖未收到警方回覆,但預計警方會批准。他又指民陣相信群眾,不會估計當日參與人數。至於週三集會後會否有後續行動,民陣暫時未有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