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案 陳健民自辯激動哽咽「學生唔係打警察而係被打!」

 2018-12-06     港聞

陳健民接受控方盤問時解釋,促使三子決心分道揚鑣的原因是學生在11月30日宣佈行動升級。他直言「未有呢個升級行動之前呢,佢哋(學生)只係又唔談判,又唔離場,只係坐喺度。但係對於11月30號個升級行動,我哋係唔同意嘅。」說到此處,陳開始感觸激動,「我哋知道佢哋唔係暴力,唔係去打警察,而係俾警察打,但係戴晒頭盔裝備,俾社會嘅感覺係挑釁,就算俾人打到頭破血流,社會都未必同情佢哋。我哋理解佢哋可能好沮喪,但我哋唔想見到更多人受傷......」

陳說到此時情緒激動、哽咽落淚,法官主動休庭5分鐘,犯人欄內的朱耀明更哭成淚人,戴耀廷從旁安慰。


理解學生想法 不想公開決裂

陳健民其後續解釋,他們擔心若學生繼續佔領,警察和佔領者會愈來愈憤怒,所以三子寧願公開脫離學生,希望學生盡快終止佔領。

主控官梁卓然指,沒有任何事阻礙三子更早呼籲佔領者離開。陳則稱,由於運動由學生主導,要尊重學生意願,「之前唔想有公開嘅決裂,但見到咁多人受傷,觸動我哋嘅底線,所以決定公開宣示立場。」他承認沒有外在力量阻礙他們,只是內心理解學生堅持佔領的想法,不想公開決裂。

陳解釋宣佈佔中後,他堅持要支持學生直到與政府對話為止,但戴耀廷和朱耀明意見不同,大家沒有共識自首,所以沒做。陳又透露決定自首前,曾召集和平佔中的義工,在一座教堂商討應否自首。


曾欲就政府建議提公投

陳和戴耀廷自9月底開始持續參與佔領馬路,梁問陳佔路是否爭取與政府對話的籌碼,陳表示他不喜歡籌碼這個字眼,他認為佔路是表達整個公眾的意願,希望政府和學生真誠地對話。

梁追問,10月21日已舉行對話,理論上全部香港人的意願已實現,陳和戴為何仍佔領至10月28日才離場。陳指對話只是其中一個意願,公眾亦希望對話有成果。他接著解釋,對話之後與學生多番爭論運動的走向,學生不同意再談判,也不同意由何俊仁辭任議員引發變相公投。

陳續指,三子亦建議舉行「廣場公投」,委託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在佔領區調查示威者如何看待政府對話時提出的建議,惟很多示威者擔心公投日後成為逼使示威者退場的手段。陳指三子曾公開宣佈擬做公投,結果要向公眾鞠躬道歉,取消計劃。最終學生不接受三子各樣建議,三子有感沒有角色,決定退場。


最後一次於金鐘站台 「我係好唔開心」

陳指10月28日他和戴離開佔領區恢復教學工作後,有返回金鐘提供道德支持,但沒過夜。他憶述28日最後一次在金鐘站台,「我係一個好唔開心,好嚴肅嘅樣企喺台上,冇講嘢。」 他指傳媒亦理解到他復教的意義是要淡出,他自己在11月18日亦在報章發表文章,提出思考繼續佔領是否超越公民抗命的界線。

梁問陳復教後,和平佔中的資源有否撤離佔領現場。陳稱其實沒有很多物質資源,佔領區95%物資都不屬於「和平佔中」,大部份靠市民捐助,例如水和食物。

陳指和平佔中曾購買一些物資,最後發現沒有用,例如從外國訂購流動廁所,打算供示威者佔領中環遮打道時使用,「但佔領添美道之後,好多人覺得最重要就係佔領添美道嘅廁所」,所以沒有用。

陳健民在作供完畢返回犯人欄時,先後與戴耀廷、朱耀明和陳淑莊相擁,然後才就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