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界人士發表公開信 強烈要求醫管局保護病人私隱 不排除響應週五三罷行動

 2019-07-31     港聞

以下為公開信全文:

 

致香港人:

 

我們是一群來自醫療界的人士,本著有「救」無類的初心,無論病人的性別、年齡、背景、政治立場,我們都一視同仁、盡全力搶救。唯六月至今,政府對市民清晰的五大訴求充耳不聞,警隊多次以足以致命的裝備、私刑殘害示威者,致使社會撕裂到無法修補的地步。我們與警察本同為服務市民的團隊,卻怒見警隊淪為政府打壓市民的工具,罔顧人命、失控地攻擊示威者。我們決不成為一丘之貉,亦不願再沈默。我們的家園危在旦夕,作為醫者的我們責無旁貸,必須救港。

 

自 6 月 9 日起民眾發起的反送中行動,由最初一、二百萬人的遊行示威,到多名市民以死相諫,至近來頻繁的警民衝突,甚至白衣人無差別的恐怖襲擊,政府千篇一律的回應及坐視不理的態度只令民憤與日俱增。示威者裝備簡陋,政府卻授意警方以過量武力襲擊示威者,包括使用多發的催淚彈直接射擊示威者的身體、用橡膠子彈瞄準他們的頭部,完全無視這些裝備的使用指引,示威者被完全制服後亦繼續攻擊示威者。同時,警方多次阻礙救護人員救援市民,於救護車上帶走傷者,阻擋救護車進入現場。化學武器更於民居區域內使用,令大眾市民受威脅。更可怕的是他們攻擊救援人員、記者,違反了國際人權法。當醫療人員不斷救人時,政府的暴力卻釀成更多傷亡。每次衝突後,警方更派出大量警員到全港醫院搜捕,在急症室套取病人私人資料。這白色恐怖的氣氛,更令不少傷病者畏懼求醫,得不到所需的救援。政府一直以來的制度暴力,使市民走投無路,同時警方淪為政權的打壓工具,與其保護市民的本質相距甚遠,亦完全違反醫護界別救人的職責。連番事件,政府難辭其咎,我們看到的是社會的道德敗壞、政府的無能腐敗、警方罔顧法紀地暴力清場,我們聽到的是市民絕望的吶喊,嗅到的是源源不絕的催淚煙,觸碰到的是血淋淋的傷口,真正感受到何謂痛心疾首。

 

香港目前水深火熱,問題已從政治層面提升至道德層面。在是非黑白、善與惡的命題前,醫者豈能忘德。如果此時不分對錯,我們實在愧對醫者的身分;保持所謂中立,只緘默埋首工作,我們更是助紂為虐。這段衝突不斷的時期,我們每一位仍然一直以專業態度,盡心盡力醫治所有傷者。作為醫療專業,我們知道我們在醫療體系的重要性,絕不輕言罷工,但事到如今,我們親眼看見警察道德敗壞,政府無能腐敗,香港社會如此撕裂,道德和良知驅使我們不得不站出來,因為我們已別無他選——市民已從各種溫和的途徑表達訴求,但政府一而再、再而三地無視市民的聲音,各界市民迫不得已才提出罷工。正因為我們瞭解醫護界別在社會的重要角色,我們更覺必須肩負起社會責任,保護及保障香港市民的健康、維護病人的私隱及他們求醫的權益。為此,我們強烈要求醫管局對保護病人私隱方面的不足作出檢討,警方就以上一系列事件的處理手法作深入、公正的調查,以及政府必須回應市民的五大訴求,否則我們不排除將行動升級,選擇以醫療專職人員身分響應 8 月 5 日的行動,貢獻每人的力量,力挽狂瀾。

 

香港已病重垂危,但願香港各界能攜手合作,重建我們所愛的香港。

 

一群盼望守護香港的醫療人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