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司機脫強姦罪 女兒庭上推翻口供指對父親不滿而誣告

 2019-01-23     港聞

巴士司機被指於三年間多次在寓所內非禮兼強姦親女,首次案發時女兒年僅11歲。案件揭發後,法醫在女兒陰道和內褲上,驗出沾有其父的DNA。涉案司機被控七宗罪,早前受審。惟當女兒日前接受辯方盤問時,突然推翻口供,指父親其實沒有非禮她,遑論強姦,只因父親不讓她玩新手機,加上不滿父親「錫細佬唔錫我」,故此誣告父親。案件今於高院續審,法官向陪審團表示,與控辯雙方商討後,決定指導陪審團裁定被告全部罪名不成立,審訊完結。警方庭外表示,即使將來經調查後得悉有人教唆事主給假口供,亦不會申請重審本案。

現年42歲的被告早前否認5項非禮及2項強姦罪受審。控罪指他於2015至2017年間,多次在寓所內非禮兼強姦女兒X,首項非禮罪發生時,X年僅11歲,就讀小學六年級。據了解,被告與妻子未離婚,X現與妻子及胞弟同住。

法醫不排除被告精液由其他途徑進入女兒身體

控方今早呈上法醫供詞,向法官表示打算傳召法醫作供。惟法官閱畢供詞後透露,法醫在供詞中表示,不排除被告精液是由其他途徑進入X的身體;法官質疑假若被告的精液不是經性交留在X體內,控方傳召法醫作供又對其案情有何幫助。控方經考慮後,決定不傳召法醫作供。

其後辯方作中段陳詞,指本案指控均是捏造,法庭可即時裁定被告表證不成立,毋須讓陪審團作進一步考慮。控方則僅就2017年10月發生的強姦罪作回應,指X證供是否可信,應由陪審團決定。法官最終表示,撇除X的證供,控方無法證明X陰道內的被告精液必然是因性交產生,故不接納控方回應,裁定被告七項控罪均表證不成立。

法官及後問主控,是否有社工跟進女童X的情況,又有否為X申請保護令。主控透露,現時有社工跟進X的情況,但未有申請保護令。法官指出,X與家人相處不和諧,建議控方可繼續跟進X的情況,如有需要亦可作相關申請。


事主自言曾問父親:「點解你唔搞阿媽要搞我?」

根據控方案情,被告於2015年某日凌晨時分趁妻子和幼子熟睡,在客廳強行脫下女兒X的褲子,用陰莖摩擦她的陰道。後來他又多次趁家人不在或不為意時,在家中對X摸胸兼摸下體,事後給X數十元掩口費。X聲稱曾一度反問被告:「點解你唔搞阿媽要搞我?」她指被告答:「唔得呀?」

控方續指,及至2016年,被告一次趁妻子和幼子外出,在房間內強姦X,其間沒戴避孕套並在X體內射精。翌年10月14日,被告重施故技,強行脫下X褲子,將她強姦,並用紙巾清理精液。

控方指出,X的母親其後回家,在房內發現大量紙巾起疑;而X見狀,則將紙巾扔到垃圾桶,並將整袋垃圾扔到樓層垃圾收集桶。妻子更生疑,再三追問X下,X說:「爸爸叫唔好同人講,否則就喺30樓跳落去,有差人嚟捉爸爸,冇人養家。」

妻子立即拾回垃圾桶內的紙巾,並帶女兒到警署報案。被告翌日凌晨被捕,情緒激動,警誡下否認控罪。


事主稱從紙巾上沾父親精液塞入自己陰道

X事後對警方供稱,雖不齒父親的「變態」行為,但因父親威嚇不能將事件外揚,故她一直吞聲忍氣。她又自言知道父親對她做不恰當的事,但擔心如父親因她透露事件而跳樓,她就成殺人犯,一家人亦會「冇啖好食」。

不過,X於本周一接受辯方盤問時,承認父親常罵她不用功讀書,「唔聽話、唔聽教、成日駁嘴」,有次更邊罵她邊用手叉她的頸,要妻子出手解圍,故X不開心,亦不喜歡父親。X更曾問母親:「點解你搵個咁樣衰嘅人做老公?」

X更承認,案發前一日與胞弟為玩父親新買的手機起爭執,父親其後收回手機。X承認其後趁父親手淫後,在垃圾桶內找出父親抹精液紙巾,用手指沾精液塞入自己陰道,並向父親稱已將精液抹到自己陰道,如不給她新手機,她就「屈」父親強姦。父親回應「黐線㗎你,咁污糟」,叫X洗手。母親回家發現房內有大量紙巾,X「先下手為強」說:「唔關我事㗎,係老竇強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