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移交逃犯修例惹眾憂 戴啟思認為堵塞漏洞之說有誤 單次移交建議值得憂慮

 2019-02-18     港聞

保安局日前向立法會建議修訂《逃犯條例》,容許香港與中國大陸及台灣之間,以單次個案方式移交逃犯。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最近在《壹周刊》專欄撰文指,有人形容方案是為了「堵塞漏洞」,但他認為這個說法有誤。文章強調,如果申請移交逃犯的國家,無法達致一個公平刑事司法制度的最低標準,「單次申請」不應成為降低要求的手段。戴啟思認為,政府今次提出的修訂,值得社會感到憂慮及作認真審視。

戴啟思在文中指出,單次移交逃犯的安排在國際上非常罕見,因為在一般可行情況下,兩個司法管轄區之間會訂立長期協議,處理移交逃犯問題;如果兩地之間沒有移交協議,「則反映這是一個基於政治,或基於對方刑事司法制度有不足之處的決定。」

 

《壹周刊》周日刊出戴啟思專欄文章,戴啟思首次就政府提出的《逃犯條例》修訂表態。戴啟思在文中指,沒有人會爭議一名逃犯應否被繩之於法,但在處理逃犯及司法管轄界線等問題時,答案並非如此簡單。

 

戴啟思表示,並非所有國家都會合作去追查及移交逃犯,以香港情況為例,特區政府必須先按《基本法》規定與其他地區達成引渡協議,而截至 2017 年 10 月為止,與香港達成有關協議的地區共有 19 個。戴啟思又指,英國一共與超過 100 個國家或地區達成引渡協議,而與中國達成引渡協議的,則只有大約50個國家或地區。

 

戴啟思指,一個國家不與別國達成引渡協議,主要原因有二,第一是政治因素考慮(political considerations),即如台灣是否被承認為「國家」等問題;第二是申請方的司法制度,能否為逃犯權利提供足夠保障。戴啟思舉例,沒有一個文明的社會,會將逃犯移交到一個他會被截斷手腳,或被終生單獨囚禁而沒有任何假釋機會的國家去受審。

 

不過,國家之間一般可自由協商引渡協議的條款,戴啟思指,如果要求移交逃犯國家能充分回應另一方的關注,兩國一般能就移交問題達成協議。

 

戴啟思又舉例,澳洲和中國兩國政府早在 2007 年已簽訂移交逃犯的協議,但由於中國並未批准履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澳洲有聲音憂慮中國的刑事審訊制度不公,協議最終在澳洲參議員反對下,不獲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