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發現國家元首愈民粹 愈能收窄貧富差距 但選舉質素及新聞自由就愈低

 2019-03-09     國際

英國《衛報》與英美學者合作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越民粹的國家元首,越能收窄當地貧富差距。該研究結果指出,領袖民粹與否,對能否成功收窄貧富差距「具相當大的影響(a fairly large effect)」,這效應在拉丁美洲的左翼民粹領袖上尤其顯著。至於中間路線及右翼的民粹領袖,亦同樣與國家貧富差距收窄呈正相關,但效應不及左翼領袖顯著。

 

報道引述參與研究的牛津大學政治學助理教授 David Doyle表示,以往不少研究都指拉丁美洲的左翼民粹領袖增加社會開支,但最終仍擴大貧富差距,但今次研究結果與他的預期剛剛相反,「可能這麼多年來說民粹都是壞的研究,令我有所偏見。」

 

研究更發現,貧富差距收窄與傳統稅收或福利再分配政策無關,「這真的帶來疑團 — 究竟他們是怎樣成功收窄貧富差距?」

不過研究亦顯示,部分歸類為「非民粹」的領袖,如任挪威兩屆總理的 Jens Stoltenberg,及巴西 2003 至 2010 年間的總統 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亦成功大幅度縮窄社會貧富懸殊情況。但如果與左翼「民粹」領袖相比,左翼「非民粹」領袖收窄貧富差距明顯沒那麼成功。

 

民粹領袖損公民權利

David Doyle 指,此效應的其中一個解釋,是中國對商品的需求在2000年代中期大幅上升,碰巧不少石油、天然氣輸出國當時均有民粹領袖上場。另一個解釋,則可能是因為民粹領袖向國企大量投資,成功刺激當地經濟及提升工資水平。Doyle 亦提出,就委內瑞拉而言,甚至可能是因為有錢人在民粹領袖上場後紛紛離國,導致社會總體貧富差距收窄。

 

不過研究又發現,國家領袖民粹與否,與社會的選舉質素、新聞自由均呈反相關。即是領袖愈民粹,選舉質素及新聞自由愈低。而領袖越民粹,國家權力亦傾向更集中在行政機關,可見民粹領袖對社會的公民及政治權利造成負面影響,甚至可能威脅到其民主制度。

 

這項研究由美國非牟利組織 Team Populism 進行,英國《衛報》資助,聘請了 46 名來自歐美多家大學的研究員參與。研究員分析 40 個國家的總統或總理,就著其發言中具備的民粹主義的內容,為他們分別作出 0 至 2 分評分。其中 0.5 分以下為「非民粹」(not populist)、0.5 至 1 分為「有些民粹」(somewhat populist)、1 至 1.5 分為「民粹」(populist)、1.5 分以上為「非常民粹」(very populist)。

 

世界領袖平均民粹分數升

其中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民粹分數,被該項研究評為 0.8 分,新任的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被評為 0.5 分。而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Nicolás Maduro)及前總統查維茲(Hugo Chávez),則分別被評為 1.6 及 1.9 分。

 

研究指,各國領袖的平均民粹分數,由 2000 年初的 0.2 分,上升至今年的 0.4 分。而民粹分數在 0.5 或以上,即被界定為「有些民粹」以上的領袖數目由 2004 年的 7 個,上升至近年的 14 個。